李开复:微软当前大敌是VMware而非Google

, , 评论关闭

日前,李开复在微博中公开表示,微软当前的大敌是VMware而非Google。
他在微博中写到,“昨天见了几位老朋友,谈到真正让微软现在最头疼的公司不是Google,而是VMWare。”
原因在于:
1)微软和Google的竞争是抢新的领土,而VMWare是要来抢微软的领土(大企业软件)。
2)大家都知道打败Google很困难,所以期望值低,但是VMWare是志在必得的。
3)VMWare这几年很厉害,已经达到400亿美元的估值了。
有意思的是,就在几天前,微软服务器和工具部总裁鲍伯·穆格里亚辞职,有媒体猜测,他很可能加盟VMware。
先且不论此事的可靠度到底几何,不过,从李开复同这位“老熟人”的言语中,我们也能够揣测出几点:
1、微软认为自己的技术是不输给Google的,不管是Chrome还是Android,它们并非不可战胜,就像它过去打败其它的竞争对手一样。
2、VMware已经对微软造成了实质性的威胁。
3、被微软当做大敌,绝对不是什么好事,Android前途未知,而现在是时候转变一下人们的注意力了。
实际上,Google和VMware都通过类似的方式对微软发起挑战,即攻击微软最具吸引力的产品:桌面软件和操作系统。如果说Google是从上往下的进攻,那么VMware就是自下往上的攻击。
在Google技术发展当中,操作系统依旧是中心思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Google和微软站在了同一阵营。
而VMware的技术方向则是具有颠覆性的,其虚拟化软件位于计算机硬件之上、操作系统之下。随着技术日益强大,产品功能日渐增多,VMware的产品完全可以从底层取代操作系统,类似于浏览器从高层取代操作系统。
VMware CEO Paul Maritz曾宣称,随着虚拟化的发展,操作系统的角色将会发生变化,它将不再像过去那样居于如此中心的位置。传统的操作系统完成了两个重要的功能:一是对于硬件的运行进行调配,二是负责将服务交付给应用。现在这两个功能已经分别由两个新型的软件层接管了。对于硬件的操作和调配,现在已经由虚拟化接管;而将服务交付给应用,刚才新型编程框架则能够发挥重要作用。
他曾表示,“在应用开发的方式上,我们正在经历巨大的转变。如今的开发者不再仅仅是基于Windows、Linux、Unix这样传统的操作系统来开发应用了,也就是说,ISV通过这些工具能够使他们的客户轻松地在虚拟化平台上安装和运行应用。针对新开发的应用,VMware也在不断地推进新型的编程平台,例如Spring这样一个基于开源标准的新型编程平台。类似这样的编程平台,使应用的编程与开发变得更加富有效率,同时还能更快、更容易地进行部署并实现规模的可伸缩。”
不仅如此,VMware在2009年就战略性地收购了目前Java最广泛的开源框架——Spring背后的Springsource。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VMware已经开始进入到了应用软件市场,至此,VMware已经具备了挑战大企业软件市场的一切特性,被微软当做当前大敌也不足为怪了。
有意思的是,曾供职于微软的VMware现任CEO——Paul Maritz,其在微软当年挫败Netscape的战役中,充当了重要的角色,Maritz也曾被认为是微软继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之后排名第三的高管。而持有VMware 85%股份的大股东——EMC总裁乔图斯则是在08年任命了Paul Maritz担任VMware CEO。
用微软打败竞争对手的方式打败微软,Paul Maritz绝对是深谙此道。

来源于CSDN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iplaymid.com/kai-fu-lee-microsoft-vmware-is-the-current-enemy-is-not-google/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编译。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